令狐沖傳之岳林珊之孕育

發言人:色虎


(一)

  令狐沖在三歲的時候被岳不群夫婦收養,那時岳林珊還沒有出生,華山上亦
無女弟子,岳夫人是華山上唯一的女人。令狐沖第一次見到岳夫人時,把岳夫人
叫作觀音娘娘,因為幼小的他覺得岳夫人比後山廟裡壁上畫的觀音娘娘還好看。
儘管那時令狐沖還不明白男女情愛之事,但他朦朧地覺得師娘是最讓他依戀的一
個人。

  他最快樂的時光便是在夏夜和師娘一起乘涼,這時他總會撒嬌睡到師娘的懷
裡,看著滿天繁星,聞著夜風中師娘身上特有的淡香,在師娘溫柔的催眠曲聲中
慢慢入睡。

  九歲時,令狐沖開始跟師父,師娘學武。有一次師娘教他一套伏虎拳,教到
一半時,突然停了下來說:「你自己先練習一下,師娘一會兒便回來。」說完便
急匆匆地往前面的小樹林裡走去。

  令狐沖正想接著練,突然發現地上有一塊玉珮,正是師娘平時常戴的那塊。
他趕緊撿起來,想:『師娘不見了玉珮一定會著急的,我趕緊給她送去。』於是
他便順著師娘走的方向追去。

  才跑出去十幾步遠,便看到了師娘窈窕的背影,令狐沖剛想呼喊師娘,卻看
到師娘把長長的裙襬提到了腰間,露出了雪白的腿和淡紅色的褻褲。令狐沖一時
之間只覺得唇乾舌燥,一顆心彷彿停止了跳動,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
反應,但他只覺得師娘的腿和褻褲是那麼美麗,一種說不清的慾望驅使他想走近
去抱住那雙腿,但他不敢那樣做,於是他悄悄地走到離師娘背後只有兩尺遠的一
棵小樹旁躲起來,看師娘到底準備幹什麼。

  這時只見師娘又褪下了那條美麗的褻褲,令狐沖的呼吸差不多已經停止了,
他難以置信自己的眼睛,心目中如此聖潔美麗的的師娘居然會在他的眼前褪下褻
褲!令狐沖覺得自己不應該看,但他已經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了。

  岳夫人蹲了下來,她那微微翹起的、白如凝脂的豐滿臀部正對著令狐沖的眼
睛。突然,令狐沖聽到「嗤∼嗤∼」的聲音,只見一股金黃色的水流從師娘身下
射了出來,滴哩嗒啦地衝擊在地上,匯成了一個小水塘,然後順著岳夫人的兩腿
之間慢慢朝令狐沖躲的地方流了過來,上面還漂著一些泡沫。令狐沖這才明白過
來,原來師娘是在撒尿!

  以前令狐沖總把師娘當作仙女一般,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像師娘這樣美麗的女
人也同樣要撒尿的。令狐沖心中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,既有一點失望,但也為能
看到像師娘這樣美麗的女人做這麼污穢的事而感到興奮。

  岳夫人身下的水流終於慢慢變細,開始一滴一滴的往下掉了,令狐沖以為師
娘馬上就要起身了,但是等了一會兒也沒見師娘站起來。忽然令狐沖聽到「噗」
的一聲響,原來師娘放了一個屁,只見師娘雪白的屁股溝中間有一個深色的小孔
正在一脹一縮,令狐沖興奮得簡直快暈過去了,像仙女一樣美麗的師娘竟要在他
面前屙屎了!

  令狐沖已經聞到了岳夫人放的屁的味道,儘管那明顯是一種臭味,但令狐沖
卻覺得非常好聞,深深地吸了幾口,因為那是從美如仙女,純潔如天使一般的師
娘體內排出來的。

  終於,一段褐色的物體從岳夫人的屁眼裡慢慢擠了出來,令狐沖聽到師娘嘴
裡發出「噢……噢……」的聲音,那段褐色的大便帶著優美的弧度在岳夫人體外
變得越來越長,終於它在空中斷成了兩截,令狐沖已經完全陶醉在那越來越濃烈
的氣味中了。那截掉在地上的大便似乎還在冒著熱氣,令狐沖抑制不住地想衝上
去親吻師娘那雪白的屁股,就在他想衝出去的一霎那,岳夫人稍稍站直了一下身
子,令狐沖趕緊又躲到樹後。

  只見岳夫人從懷裡抽出一塊白色的手巾,伸到兩腿之間擦抹了一會兒,然後
又伸到後面屁股溝中間擦了兩下,便把手巾扔到了一邊的地上。等岳夫人重新整
好衣衫離開,令狐沖立刻撿起那塊手巾塞進自己的懷裡,並從另一個方向跑回練
武的地方。

  岳夫人已經在那裡焦急地四處尋找令狐沖,一看到令狐沖便嗔到:「你個小
鬼,師娘才離開這麼一會兒,你就不用心練武了,是不是又跑到哪裡去捉鳥挖蟲
啦?」

  令狐沖急忙辯解道:「徒兒剛剛尿急,到林子裡小便去了。師娘你別生我的
氣,徒兒會好好練武的。」

  岳夫人臉上一紅,嘴角含笑道:「你這個小鬼啊,誰會跟你真生氣呀!趕緊
接著練吧。」

  看著眼前這笑魘如花的美師娘,要不是令狐沖剛剛親眼看到,真難以把她和
林子裡那堆還冒著熱氣的糞便聯繫在一起。令狐沖滿腦子裡晃來晃去都是師娘雪
白的屁股和那一堆散髮著誘人的臭味的美女糞,接下來練武的時候不是做錯了動
作,就是不小心自己摔倒。

  「沖兒,你今天怎麼啦?心不在焉的。」岳夫人有點擔心地問。她想是不是
這小鬼天天練武累了?可不要把他給累出了病來。於是就說:「沖兒,你今天先
回去休息一下,明天再接著練吧。」

  令狐沖巴不得有這句話,應了一聲「是」,便回到自己的住處。

  關上門以後,令狐沖用興奮得顫抖的手取出那條岳夫人擦過了下身的手巾,
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桌子上,輕輕地打開,看到上面有一點黃褐色的污跡,便湊
過鼻子去輕輕地聞,手巾上師娘的體香和糞便的臭味混合成為一種特殊誘人的味
道。令狐沖繼續打開手巾,發現上面粘了一根彎曲的黑毛,他想師娘那裡怎麼會
有這麼奇怪的毛?令狐沖把那根毛抿進嘴裡,上面有一絲淡淡的鹹味,他捧起手
巾,猛嗅原來粘著毛的那個部位,一股尿臊味沁入了他的鼻腔。

  令狐沖感覺他的小雞雞已經不知不覺地硬了起來,他一邊聞著那塊手巾,一
邊用手搓著自己的小雞雞,嘴裡喃喃道:「師娘,啊……我美麗的師娘,徒兒好
喜歡聞你尿尿的味道。師娘你的尿尿真臊啊……我好想用嘴來含住你那射出臊尿
的地方!」

  突然令狐沖感到一種特別的快感衝擊全身,小雞雞的頭部流出了幾滴白色的
液體。正在這時,門被推開了,岳不群夫婦走了進來。

  令狐沖一時嚇呆了,手裡還握著那濕漉漉的小雞雞,岳不群一眼看見了桌上
那塊手巾,走過去一把抓在手裡,然後對令狐沖怒喝一聲:「沖兒!下次再讓我
看到你幹這樣下流的事,我便把你扔下山去!」

  令狐沖趕緊跪倒在地說:「徒兒再也不敢了。」

  岳夫人剛才也看到了桌上那塊手巾,滿臉紅霞,小聲道:「我本想和你師父
一起過來看看你有沒有什麼不舒服,誰知竟看到你在幹這樣齷齪的事。好了,你
站起來吧,下次可不能再幹這樣的事了。」說著便拉著怒氣衝沖岳不群離開了。

  此時令狐沖羞得恨不得有個地洞鑽了下去,心想,還好,師娘護著我把師父
拉走了,要不師父還不知會怎麼懲罰我呢!不行,我得去偷偷聽一聽師父和師娘
說些什麼,要是待會兒要打屁股也可以有所準備。於是令狐沖輕手輕腳地來到岳
不群夫婦寢室的窗外,用手指沾了一些唾沫,在窗紙上戳了個小洞。

  只見岳不群夫婦正併排坐在床邊,岳不群手上拿著那塊手巾對岳夫人說道:
「師妹啊,想不到沖兒居然如此早熟,小小年紀便能排精了。這小子也太不像話
了,居然用師妹你的手巾來手淫。」

  岳夫人應道:「是啊,不過沖兒早熟亦說明他身體的根基不錯,將來是個可
造之才。小孩子不懂事,以後慢慢引導他也就是了。」

  「但我卻有點嚥不下這口氣,他用師妹你的這種手巾來手淫,顯然是對你,
也就是我的夫人有非份之想!」

  「好了,都這麼大人了,還跟一個小孩去吃醋,而且還是自己的徒弟呢。」

  岳不群側頭看了岳夫人一會兒,長嘆一聲說:「師妹你如此美貌,難怪沖兒
會對你有非份之想。」說著拿起手中的手巾放到鼻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。

  岳夫人見狀,羞得滿臉通紅,說:「小的不正經,老的也不正經,那手巾多
髒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用來幹什麼的!」

  「我是你的丈夫,所以我怎麼做都是正經的,何況我早就想聞聞我美貌夫人
的這種手巾的味道了,沒想到竟讓沖兒這小子先聞去了。來,師妹你告訴我這塊
手巾是幹什麼用的?」岳不群捉狹地問道。

  岳夫人臉更紅了:「你再沒正經,我不理你了。」

  岳不群把岳夫人攬到懷裡,懇求道:「好師妹,好夫人,你就說給我聽一次
吧,現在只有我們夫婦倆,我好想聽你說一些下賤的話,你不是說什麼都聽我的
嗎?」

  岳夫人被逼得沒辦法,只得滿臉通紅小聲地說:「那是賤妾便後用來擦下體
的。」

  「既然師妹你已經說了,幹嗎不用最下賤,最直接的詞呢?」岳不群更進一
步要求。

  岳夫人只好說:「那是賤妾撒尿、拉屎後,用來擦穴和擦屁眼的手巾。」

  令狐沖在窗外聽到一向端莊嫻淑的師娘竟然說出如此下流的話來,完全驚呆
了。剛剛才軟下去的小雞雞又硬了起來,呼吸也在不知不覺中變粗了。

  岳不群內力深厚,令狐沖呼吸一變粗,立時便已被他察覺。岳不群輕輕在岳
夫人耳邊說:「沖兒這小鬼正躲在窗外偷看我們。」

  「啊!」岳夫人驚叫一聲,便欲從岳不群懷裡掙扎起來。岳不群一手攬住岳
夫人不讓她站起來,另一隻手按住了她的嘴不讓她繼續叫出聲來。然後在她耳邊
小聲說:「師妹你別動,剛剛聽你說了那些話和知道沖兒在外面偷聽我們後,我
的雞巴居然有些反應了。」

  原來自從三年前岳不群練紫霞功進入第四層以後,便失去了性能力,夫婦倆
為此各種方法都嘗試了,岳夫人也試著主動挑逗丈夫,但都沒有用,幾乎已經絕
望了。岳夫人現在驟然聽聞丈夫那裡有反應,心中的欣喜決不亞於岳不群,因為
她是一個嫻淑的好妻子,為了丈夫可以犧牲一切。

  岳夫人曾在菩薩面前許願,只要能讓丈夫的雞巴再硬起來,只要丈夫開心,
讓她幹什麼都願意。所以儘管知道此時令狐沖正在窗外偷看,儘管自己內心羞愧
無比,她還是聽岳不群的話,沒有驚動躲在窗外的令狐沖。

  岳不群把岳夫人的手移到自己的胯下,岳夫人果然感到丈夫的雞巴已處於半
軟不硬的狀態了,這可是三年來從未出現過的奇跡。

  「師妹,快幫我揉雞巴,繼續說下流的話給我聽。」岳不群懇求道。

  想到令狐沖就在窗外,岳夫人把她的櫻桃小口湊到岳不群耳邊,小聲地說:
「親親的師哥,你看師妹我美不美啊?你的雞巴已經開始硬了,是不是想操賤妾
的小穴啦?賤妾的小穴和奶子都是專給師哥你玩弄用的。」

  「這樣不行。」岳不群說:「我喜歡看到你被羞辱的樣子,我想讓沖兒看到
平時莊重的師娘變得淫蕩。拿你擦穴和屁眼的那塊手巾到我鼻子前來讓我聞,大
聲說一些不要臉的話,要讓沖兒也聽到。」

  岳夫人為了丈夫,只得橫下心來,把那塊手巾舉到岳不群的面前,呻吟道:
「師哥,賤妾的擦穴布好不好聞啊?師妹剛剛拉屎後用這塊手巾擦過屁眼,是不
是很臭啊?這上面還沾了賤妾的尿液,聞到你可愛的師妹的尿臊味沒有?」

  躲在窗外的令狐沖不能相信,一向是自己心目中聖潔偶像的師娘竟能不要臉
地說出這麼淫蕩的話來。師娘神聖形象的破滅深深刺痛了令狐沖幼小的心靈,他
忍不住哭了起來,但胯下的小雞雞卻不知不覺變得更硬了。令狐沖已經不忍心再
看師娘淫蕩的樣子了,但他卻不能使自己的眼光從窗戶上移開。

  只聽裡面岳不群又說道:「師妹,為什麼你長得這麼美,但你的擦穴布還是
如此臊臭呢?」

  「因為再美的女人也同樣要撒尿、拉屎,而且我們的屎和尿也一樣是臭。師
哥你要是嫌臭的話,就不要聞那髒東西了,賤妾這就去沐浴,把小穴洗得香噴噴
的,再來讓師哥繼續玩。」

  「不用了,我就是想玩你原汁原味的臊穴。你去把沖兒叫進來。」

  岳夫人把淚流滿面的令狐沖帶了進來,心痛地問:「沖兒,你怎麼啦,為什
麼要哭成這樣?」

  此時令狐沖再也忍不住了,撲進師娘的懷裡大哭到:「師娘你為什麼要說那
麼不要臉的話,你可知道沖兒好喜歡仙女師娘的!」岳夫人已經羞得連粉白的脖
子都變紅了。

  這時坐在床邊的岳不群說話了:「沖兒,為師得了一種病,必須由你和你師
娘一起幫忙才能治好,如果為師的病不能好,你師娘這一輩子都不會快活。剛剛
你師娘那樣做,都是為了要治好為師的病。沖兒你願不願意幫為師治好這病,讓
你師娘也快活起來呢?」

  令狐沖含淚應道:「只要能治好師父的病,只要能讓師娘快活,徒兒什麼都
願意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待續)